Tag Archives: dark

聽說Ⅱ

最近聽說,一名同事自殺了,才上班幾個月而已。公司牆上貼著公告,還有他的照片。睜著眼睛,在另外一個世界看著在世的人。

一個認識他的經理說起來的時候有些惋惜。而我不認識這個男同事,只聽其他人說是工作壓力,有的說是生活壓力。可是到底原因是什麽,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想起去年新年時的狂歡夜,一個別部門的同事在公司墜樓身亡。是當時酒醉後太開心,還是太絕望,直到現在也無人知曉。

很多时候被平淡生活吞噬掉的理由,可以非常的简单。或許對他們來說,死亡才是真正擁有了自由。这个喧嚣的世间有时没有安慰,只有世俗的窒息。

人仿佛就只是這樣。死去了,留給身邊不相關的人只是一聲歎息而已。其餘什麽也沒有。時間久了,一切都被遺忘了。

幻想

pic by ruth總是在幸福的一刻幻想幸福瞬間破滅的情景, 然後迅速陷入巨大的悲傷之中,久久無法自拔。問豬豬會不會偶爾也這樣, 他說從來不會, 也沒有悲傷的事情去想。可是爲什麽我卻時常有。 承認自己還是有些自閉。

他說,人會做夢,是爲了讓自己更堅強。 因為人可以在夢境里體驗各種平時無法體驗到的經歷, 有恐怖的, 有悲傷的, 也有開心的。這樣如果有天在現實當中真的遇到了類似的狀況, 就不會措手不及。

可是,即使是預見了幸福毀滅的情景,如果有天真正發生時,我想, 我也無法在現實生活中痊愈。

彼岸花

Spider Lilies

開在地獄彼岸的妖艷花朵, 花開如鮮血,在黃泉路上指引亡靈。

生前哀傷的記憶,在花種落地生根時遺忘,獨留彼岸。

血肉之軀被廢墟掩埋,在黑暗中尋找不死真愛。

有生有死的是此岸,无生无死的是彼岸。

看見的,熄滅了。消失的,記住了。在遙不可及的彼岸。

Hell

被现实束缚中,有些疲惫与无奈。只学会用冷漠的表情面对每个人。奢华迷离不过是种假象。

只想在走出门口的一刹那忘记所有人的脸。那些衣冠楚楚却没有生命的人的脸。

万籁俱静时,拖着疲惫的身体沉沉睡去,也许醒来就看见阳光。

亡靈山

死亡是万物最终的归宿。

连绵起伏的山是你的家。

冰冷的躯体深埋于废墟之中。

那座已经被阳光遗弃了千年的冰苦林野。

没有语言的生灵陪你度过一个又一个孤独寂寞的夜晚。

是否还在等待前世一直思念的人,静静的等侯时光的流转和轮回。

只为了他的出现,为了那虚冷的抚慰,游离在这爱和痛的边际,深深沉睡于悲伤的梦魇之中,没有离去,也不愿醒过来。

Nightmare

不认路的我,只能被他牵着手走。因为知道,即使迷失方向,他也总能找到回去的路。而我却不能,尤其是在天黑了以后,就连同这夜一样迷茫。

他说想要把我带到桥的最顶处,然后把我丢进海里去。我便开始幻想掉进这深海里的感觉,能挣扎着坚持多久,然后失去力气开始下沉,直到被黑暗完全吞噬,海面重新恢复寂静与安详。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如果有天我告诉你, 我已经不爱你了, 你会怎样?

我会掐死你, 毫不犹豫。 他半开玩笑的说完,用双手掐住我的脖子。虽然没有用力,我却仿佛已经感觉到窒息。

看着他侧脸,熟悉却又陌生。反复的问着自己同一个问题。

一直非常讨厌吃药的我,现在也不得不依靠止痛药来缓解疼痛。

我又开始做噩梦。梦到死人,梦到被切成一段一段的死人,身体的部分被放在不同的容器里,浸泡在鲜红的液体中。醒来后,自己在发抖。

从窗帘缝隙射进来的阳光让我回过神来,原来一切只是噩梦一场。

始于秋

秋天已经来了吗?叶子落下的季节冷的凄凉。我的体温开始下降。

突然想起那片多年未见的海上灯火,想起他的生日,只想远远的祝他快乐。

一个再也没有意义的username像影子一样甩也甩不掉的跟着我。

害怕那些早已经沉淀了的记忆会随时间的推移再次漂浮到水面上来,散发着腐烂的气味。

秋雨中蚀骨的寒冷竟让我有一丝解脱的快感。让雨水顺着长发和脸颊滴下。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随着凛冽的秋风颤抖着。

他突然轻轻的握住我的手,手指暖暖的,传递着他的体温。我无法抗拒的温度。

听着许美静悲伤的歌声,想着她为什么最后会精神分裂掉。

喝咖啡会让我胃痛。怎样能让自己更清醒?

我们都以自己不同的方式活着,没有对与错。

有些事情一辈子也只有一次。好象随时都会发生,又或许永远都不会发生。直到有天一切逝去,便再没有机会发生。

什么时候,你才会偶尔发觉到我的伤悲。

断断续续的走过两个四季,是开始,还是结束?

凌晨巴士

在朋友家里小聚,回家时候已是凌晨。错过末班火车,只能等bus。

公车在陌生的街道上穿梭,白色的路灯寂寞的站在路两旁仿佛等待着什么。

酒醉的无家可归的人在夜里不停的徘徊,和陌生人说着话。

夜游的情侣在路旁陶醉的拥吻,好象下一刻就是世界末日。

灰暗的夜色处处散发着颓废迷茫的气息。

仿佛离开这世界已经很久,只想逃到有光的地方去。

Vanish

vanishing - by ruth

一个熟悉的人从身边无声无息的消失掉,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你再也看不见,再也听不到,但是却仿佛可以感觉得到。

或许他还在这个城市里的某一个地方坐着车,走着路,呼吸着同样的空气。

好像下一秒钟,他就可以打电话给你,或者再出现在你面前。也许从不曾离去,即使消失不见了。

有一天,所有的东西都会消失不见,包括我和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