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北半球的酷暑,南半球严寒的冬。

在一天之中跨越冷暖的极限。

我的思想仿佛还停留在已经漂流多年南半球岛国,没有回来。

回家,却找不到家。我的家在哪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