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mare

不认路的我,只能被他牵着手走。因为知道,即使迷失方向,他也总能找到回去的路。而我却不能,尤其是在天黑了以后,就连同这夜一样迷茫。

他说想要把我带到桥的最顶处,然后把我丢进海里去。我便开始幻想掉进这深海里的感觉,能挣扎着坚持多久,然后失去力气开始下沉,直到被黑暗完全吞噬,海面重新恢复寂静与安详。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如果有天我告诉你, 我已经不爱你了, 你会怎样?

我会掐死你, 毫不犹豫。 他半开玩笑的说完,用双手掐住我的脖子。虽然没有用力,我却仿佛已经感觉到窒息。

看着他侧脸,熟悉却又陌生。反复的问着自己同一个问题。

一直非常讨厌吃药的我,现在也不得不依靠止痛药来缓解疼痛。

我又开始做噩梦。梦到死人,梦到被切成一段一段的死人,身体的部分被放在不同的容器里,浸泡在鲜红的液体中。醒来后,自己在发抖。

从窗帘缝隙射进来的阳光让我回过神来,原来一切只是噩梦一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